老筆復活記:白金羊皮筆

Untitled

老白金是鋼筆玩家多少都曾碰觸的領域,挖到一枝物美價廉的老白金,如果手感又剛好很合胃口,那可是會讓人開心好幾天的。不過台灣的書局這幾年被一波波地毯式掃蕩之後,所剩已然不多,要找到中意的老筆是越來越難。

這枝老白金綿羊皮筆是我從網路上標回來的,物主將它閒置了非常非常久,筆況變得很難確定,所以標價並不高。我是死馬當活馬醫標回來的,想說了不起就洗洗筆,K金尖總不會被積墨吃了吧?包裹一拆真的傻眼,那些積墨根本就是硬塊!

因為這枝筆的握位有象嵌,所以我一開始就排除用超音波清洗機這個選項。超音波把積墨震下來之前絕對會先把象嵌打掉!把握位放入稀釋過洗碗精的冷水裡,還連著一支已經發綠的卡水管一起泡。卡水管被積墨黏得死緊,我怕用暴力硬拔會把握位弄裂,只能先泡再說。

泡了三天,水都黑了又換,換了又黑好幾輪了,那枝卡水管還是不動如山…..

第三天的晚上,我決定跟它賭一把。我拿出Leatherman鉗子跟內胎,打算用「巧勁」(自以為)把卡水管拔下來。這基本上是「叔叔有練過小朋友不要學」的狀態,這樣是很容易把握位拔爆的!還好幾番小心翼翼的用勁,最後它還真的「波」一聲被我拔下來了。看著本來不知道是藍是黑,現在已經都變成墨綠色的陳年老墨一直冒出來,我想第一關已經過了,只要能徹底洗乾淨,這筆有救的機會很大。

拔起了卡水管,洗筆就變得簡單了。用吹球抽吸清水到無墨色溶出,再以吸墨器吸滿洗碗精水後蓋上蓋子靜置。這樣天天跑一遍,居然還是花了一個禮拜,裡頭的積墨才被徹底洗乾淨。原筆主到底是怎麼搞它的啊?

還好,洗過它之後,一切正常。我得到一枝羊皮老筆,而且它超好寫。從握位的象嵌片、筆尖PLATINUM字樣打在側面、配的是18K金尖來判斷,這枝筆應該是70年代的老傢伙了(Ryojusen-Pens)。現行的白金皮筆尺寸小它一號、K金成數低它一級,也沒有象嵌片,這些地方都是老傢伙強。書寫的手感相當有白金味,但刮紙感並不強烈,半沉進握位的老式筆尖設計讓銥點較接近中軸,這也是我很習慣的舊時代白金手感。

挖到這樣的老筆,親手整理好它,真有成就感!

Untitled

Untitled

Untitled

Untitled

Untitled

Untitled

IMG_20150104_004947